欢迎访问四川博物院!【川博办公系统
公共活动
《画说红楼》——“我与红楼梦”征文活动获奖作品

《画说红楼》——“我与红楼梦”征文活动获奖作品

活动时间:2013.04.19-2013.04.19活动地点:四川博物院

红楼梦征文一等奖

潇湘旧赋

小毛驴窝窝

癸巳年初,闻川博院兴红学以闹春,愚人提笔蘸墨,以抒己见,做赋一首。

元始混沌而盘古开,天地开裂而女娲补。尝尽天下兴亡事,饱览人间冷暖情。神女巫云,化作梦中境幻;巴水楚山,尽成过眼烟云。

雪芹以家世喻,作石头记警醒后人;宝玉携灵石遁,红楼遗梦咏叹柔情。家世落魄才男儿,笔底妙绘人情路。一个衔玉而生贵公子,一个坎坷身世娇女儿,这一见,似痴非痴多情目,似蹙非蹙含情眸,前世有缘心相知,今生情海互纠缠;这一见,冤家相会潇湘馆,孽缘未尽红楼中,宝钗无意连理枝,黛玉有情难双栖;这一见,仙子泪滴灵石幻,梦境偈语几成真,裙钗原本应叹息,宦海终究深莫测。

揽卷入怀,细品豪族沉浮录;嚼字于胸,洞观俗世百态画。笔锋似刀工,刀刀刻画入木三分;文采如针绣,针针见血一目了然。娓娓道来,道尽那贾史王薛人情路;条条陈述,述不完车夫农人艰辛酸;细细入味,品遍这刁钻泼辣熙凤心;一气呵成,成就了真事隐去假人言。一部小说,说得百年红学兴盛;两个情种,种下几世情债难偿;三人孽缘,缘断分尽比翼各飞;四大家族,家势沉沦世情未料。

宝玉言:男儿如泥,藏尽这世间百般无赖事;女儿为水,洗净那凡尘几多污浊泥。合卷而思,历历不忘十二裙钗闺房事,蘸墨欲书,句句不离宝黛孽债泣情史。望不断,天涯归路处,黛玉愁目葬花处。看不尽,海角相思情,灵石凝视潇湘轩。葬花苦吟,响彻云霄尽成唯美绝唱,枉自凝眉,唱尽心声难得绝世佳音。

今人读完,有云乃叹:一部红楼,刻画完人情世故,几家浮沉,诉说尽宦海无涯。今人常以红楼人物自居,殊不知其中人情,亦然在今人中也。

红楼梦征文二等奖(排名不分先后)

沉酣一梦不愿醒

——我的红楼之梦

艾弥儿

        很多东西,不需要人告诉,从第一次接触,你就知道,它是好的,是属于你的,是前生一种熟悉的记忆,只因太深刻,才会在今世如影随形。

        电视红楼播放时,我还是个未上小学的顽劣女童,一曲“引子”能让我从玩耍的台阶上安静下来,林黛玉伸出轿子的一只纤纤玉手成为了我对古典美人的第一印象;过年的压岁钱,我拿去买了郑渊洁编写的儿童版《红楼梦》;拿一本书去跟男生换一张1978年的黛玉卡片;中学时开始读原著,却是在中考前夕;学的第一段越剧是《葬花》;工作后上的第一堂公开课是《凤辣子初见林黛玉》;教会学生的第一段戏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仓促的文字捕捉不了人的所有经历,却足以泄露岁月经过后遗留下的心情。一点点无心的累积,慢慢造就了一个沉迷梦中不愿醒的我。后来有人道:红楼注尔。我才恍然,不知觉间,人生被一本书影响了太多。

       怎样的人爱上怎样的书,还是怎样的书影响怎样的人?或许,你是那块石头,我是某缕芳魂,来人间历经这番春恨秋悲,朝啼夜怨。情向前生种,人系今世缘。我的红楼一梦,是何生何世哪年哪月结下的呢?可惜呀,很多情愫今生无法了结,无法偿还,我仍在我的梦中不愿意醒来。

       与某人相遇时,我以为是绛珠仙草终于遇到了神瑛侍者,却是一生的眼泪流之不尽;将离时,我才知,人间之风情月债,尘世之女怨男痴终是镜花水月,梦幻泡影。我臆想着黛玉最终的结局:

       伊人自潇湘馆的竹影深处走来,幽然告诉宝玉:我的眼泪流完了,我要回去了。

       你去哪里,我随你一起。

       我归我的离恨天,你自返你的灵河畔去。

       同来岂有各去之理?

       蠢材啊蠢材,天下何来不散之筵席。

       可惜啊,我不能再编下去,最后一定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宝玉在太虚幻境中看得见判词,可看不到最后的结局,结局,一定得是自己亲身经历来得的,才可信,可叹,可悔。

可惜啊,红楼的故事未完,红楼的梦未断,红楼的情依旧在人世间徘徊。

       某个展览很好,有人告诉我。大观园的繁花为所有人开,可也有人选择落花之后的凄凉,独自一人在埋香冢畔遣怀。那日,梨香院外,黛玉嗟叹“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而今日,我对着屏幕回首自己被红楼注写太多的万种闲愁,却是花落水流红,无语怨东风。

        人生,或许就是为了偿还而来,留下多少遗憾,却早有文字替你一一表露,一一排遣。用红楼的梦补全今生残缺的情,断了的缘。牡丹亭艳曲警芳心,可知戏中生旦双双唱的:“是哪处曾相见,相看俨然,早难道好处相逢无一言。”这相逢之好,是为宝黛的木石前盟,也是为我的红楼一梦吧。

 

我为什么读《红楼梦》

吴飞

下雨的晚上,泡一杯清茶,拉开台灯,桔黄的灯光荡漾在纸间,伴随着轻音乐,消磨这寂静的时光。这是我曾经的设想,以一种安然的姿态,读着《红楼梦》慢慢入睡。为了增加氛围,我甚至化用了诗句“春雨捧杯催人老,红楼添香夜读书”,以此沾沾自喜生活多了几分文艺的调子。事实上,在我粗线条的生活中,这般体贴细腻的场景是不曾出现的。回想起来,我读《红楼梦》的经历,要不藏在教室的桌洞里读得心惊胆颤,要不躲在谷场的草垛边看得太入迷忘记回家吃饭,或者是在长途旅行的卧铺车厢,为了逃避聒噪的打牌叫嚣声,拿出电子书以此应付一个失眠的夜。别人问我在干嘛,我说看书。不知怎么搞得,每每被追问看什么书时,我都羞于回答,我在看《红楼梦》,好像藏着掖着的什么宝贝生怕被人发现似的。

有一天我特别好奇地问自己,为什么要读《红楼梦》?为什么我这么喜欢却不好意思告诉别人?我仔细认真地思考,的确,《红楼梦》是一部经典名著,中国古代小说的抗鼎之作不是盖的,我读《红楼梦》是向经典致敬,读它可以培养我高尚的情操。天知道,这些都是口水话,骗骗小孩子的。其实,很多人读它是为了显示自己曾读过经典,以防别人问时答不上来,要是写出来一些感伤柔情的评论,便四处传播展现自己高深的文化水平。我想我读《红楼梦》很大部分的初衷也是如此,最开始我也特别虚荣,但我一深思,达到这种目的只需要草草翻阅一边即可,我干嘛读了那么多遍呢?

佛印说苏东坡像佛,居士说佛印像牛屎。苏小妹点评道苏东坡已大输特输,因为一个人心里有佛,他看别的东西就都有佛的影子。一个人要是心里装着牛屎,什么东西在他眼中都像牛屎。是的,一个人心中有什么才能看到什么,回溯起来,我初中那会儿读《红楼梦》,看到的全是山珍海味、奇珍异宝、亭台水榭、漂亮的衣服,养尊处优的贵族生活。等到了高中,我眼里便是“只道他腹内草莽人轻浮,却原来骨格清奇非俗流”,忍不住伤心到头来木石姻缘被金玉良缘打败。后来大学里开了古代文学的课,一下冒出来许多概:封建家庭没落、人生悲剧、多面性格、写实与诗化、叙事视角、网状结构、女儿性等等,而现在研究生阶段,我关注的是版本学、“秦学”、“李学”、食谱与医疗、索隐派、探佚学。

一路走来,我心里有什么便在《红楼梦》里读出什么,我想,我的问题有了答案,正所谓,我看“红楼”多妩媚,料“红楼”看我应如是。感谢曹公留下了《红楼梦》,伴随我度过点点韶华。

走进《红楼梦》

        鲁迅曾经说过,在古代中国的小说里,好人就是好人,坏人就是坏人,直到出现《红楼梦》,才打破了这一桎梏。写出了人性的复杂,使《红楼梦》变得更耐人寻味,而《红楼梦》的不同寻常,还远不止这些,一生酷爱读书的毛泽东也对红楼梦偏爱有佳,他曾对部下许世友说,《红楼梦》这本书倘若不读上十几遍,是没有发言权的。他还把《红楼梦》定位为“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这一评价,一直被沿用至今。

        以前,我对《红楼梦》的了解,仅限于知道这是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原名《石头记》,前八十回为曹雪芹所著,后四十回乃是高颚所续。日后通读过《红楼梦》的我,仿佛发掘出一座“宝藏”,一夜之间成了“暴发户”,这是当初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

        十五岁时初读《红楼梦》,感觉这本书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当时虽然硬着头皮把书读完,但却仿佛吃了一顿“夹生饭”,并没有很好地消化。去年,我重新捧起《红楼梦》一口气读完,终于感受到了这部名著光芒四射的魅力,虽然有的地方,特别是前十回还读不大懂,但我感到自己已经着了“道”。

        纵观书中,一个个鲜活的人物跃然纸上:怜香惜玉的贾宝玉,多愁善感的林黛玉,深藏不露的薛宝钗,活泼豪爽的史湘云,精明泼辣的王熙凤……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形象,犹如一颗颗珍珠串在一起,使整部《红楼梦》流光溢彩、高潮迭起、精彩纷呈。

      《红楼梦》与历朝历代的小说最大的区别,或许就在结尾,中国人自古喜欢圆满的结局,很多古代小说也都以大团圆收尾,虽然让人读得尽兴,但不免落入俗套。而《红楼梦》偏偏采用悲剧结尾,这一点或许是它和其他小说最大的不同。谋篇布局不落俗套的《红楼梦》,从荣宁二府的鼎盛,“金陵十二钗”的争奇斗艳,一路写到贾府的衰微破败,府中的女性“各自须寻各自门”,这其中,字里行间又暗含着层层机关、叠叠玄机……令人倍感遗憾的是,这部旷世奇书的后四十回,今天已经无法看到了,至于续书的高颚,我觉得并不至于像张爱玲所说的“死有余辜”,毕竟《红楼梦》的续书成百上千,但还是取来高颚的为准,这说明他续的后四十回还是差强人意的。

       自从迷上《红楼梦》,各式各样的“红学”著作、网上的“红楼”论坛,以及电视中关于《红楼梦》的介绍讲座,都成了我的“必修课”,在那里,我学到了很多仅仅通过读《红楼梦》很难获得的红学新知,同时又让我心生感慨:数百年前的一部小说,居然被人研究至今,仍不褪色,反观今天的文学,又有哪部小说能有如此魅力?在此,我奉劝那些有志写出旷世名著的作家好好读读《红楼梦》,或许,能够从中得到一些收获与启迪。

红楼梦征文三等奖(排名不分先后)

春之夢祭

姜皓雪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春,欣欣向榮之貌,然而總是帶著些悄無聲息的思緒。黛玉那一縷縷感花傷己的惆悵,想是未曾隨著飄去的春花消逝。在這初春之際,而我卻因她的傷春愁思引向了遠方。

                                                            ——序

夢起

月照,清溪,魚戲流水,桃花輕飛。

家鄉的一切都美得那麼令人嚮往。每每躺在草坪上,看流雲、飛鳥、牧童,我總會忘記時間與空間。仿佛天地人合於一體,不再分割。清晨的陽光透過葉蔭再透過睫毛便不再刺眼,眼睛半開半合似眠而未睡。習慣聽晨鳥的鳴唱,婉轉迷人。伴隨鳥聲的是耳旁低吟淺唱的流水,如娓娓道著塵封的過往,美麗而哀傷。

認識你是在最美的春天,風吹著身邊的翠竹,也吹散了你的頭髮。你喜歡給我講《紅樓夢》,你說黛玉是個傻姑娘。你對我說,丫頭,你和黛玉的心緒真像,所以像你們一般的傻女子都不可以悲傷。你否認了我的觀念“不曾歡快,便不會悲傷”。於是,我們的歡笑迴蕩在山間,融入在池塘,隨著溪水緩緩流去。

     思夢

每個人都有一個方向,就像同落池塘的花瓣,最后都流向了不同的地方。你離開了我們的家鄉,獨留我臨望你的歸期。

最憶時,常念叨“紅豆生南國。”曾想,王維錯了,不該叫人多采,因為此物可化作相思。然而每年春來,直至我采完那滿園的紅豆,也未曾盼到你的歸來。“一寸相思一寸灰”,蔓延的思念,只嘆“醒時幽怨同誰訴,衰草寒煙無限情”。你曾說黛玉傻,此刻我同她一樣。只因我同她將心放在了其他地方,所以不管心走了多遠,都會有千絲萬縷的東西牽扯著它。只道是,“天涯海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在家鄉有一個女子在等你,等你歸來。

 祭夢  

遠山靑黛,細風高樓,望天際,等不到你的歸期。你只管默然前行,忘記了青梅竹馬的少女。你曾問為何我總是話裏挑刺,為何總是那麼咄咄逼人。我當時對你的突然提問感到茫然不知所措,沒有來得及回答你。其實原因就在你講過的《紅樓夢》里。正如黛玉,她的尖酸是因為她從小寄人籬下,沒有安全感。她需要保護自己。所以她才會說“一年三百六十日,風霜刀劍嚴相逼”。

黛玉以為找到了她的知音,然而浪漫終究敵不過現實。她用生命闡釋了她的感情——如果沒有人能讀懂自己,那就用生命祭奠自己的青春。

后記

曾經的過往,圖片一般在記憶中掠現。你曾說“黛玉是個傻姑娘”。我相信你的話,所以我明白過往都會化為煙雲。即便你不會與你再相見,但我告訴自己,“同樣心緒的女子,不會再走同樣的路”。凝望楊柳梢頭月亮,告訴你,我會學會堅強。

红楼梦香

戚孝霞

         在我心中,红楼是一处乌托邦或伊甸园,且撇开家族纷争,封建思想不谈,这样一处女儿国,花开四季,满园芬芳。无法用再多的华丽辞藻来堆砌勾勒它的美丽,因为世间至美之词仅不过是红楼的一砖一瓦而已。若非得找一词加以形容,我想“香”字是最贴切不过的了。花香,脂粉香,肌体香,文墨香,美食香~~

         春天到了,到处有着红花绿柳。在这样一个充满幻想的阳春三月,我思念着那样一群女子,那一群住在大观园里的女子,那一群走不出,逃不掉定格了命运的女子~~

黛玉是否肆意蔓延着感伤情怀,提着花篮,扛着玉锄,掘着花冢,再悠悠地唱一首《葬花吟》,洒下她那流不尽的泪; 或是兴起那只属于潇湘妃子的桃花社,颦儿傲慢冷淡,如此美景,怎能不让人感物伤怀,吟一首清冷的诗,似控诉这不公的命运,花终有弃枝离去的一天,又何苦如此多余地引得百花齐放。

宝钗换上一席轻衣翼衫,纤纤玉指执一只画扇,亦步亦趋,似舞似歌地扑打玉蝶,挑逗着春的气息,让空气里弥漫着肌体的气味,脂粉蝶香氤氲成散不开的浓妆艳抹。

香菱呢,作诗怎能永远都是关于月的呢!大好春光,桃花烂漫,倚在桃树下,任春风吹落花瓣,红花雨,绿意风,天很近很蓝。吟诵着,揣摩着,斟酌着,那些星星点点的美丽,轻拢慢捻便串连成玉珠一串,一首好诗便这样诞生。

那么,带着春天香的气息,除了那满园的花,各种美味佳肴已悄然流进红楼。

宝钗派人给黛玉捎来燕窝,这怕是最新鲜不过了吧!雏燕还在梁间呓语歌唱,盘旋着奏出春的旋律,跳一支春的芭蕾,而室内燕窝飘香。趁着盛放的梅花,制作一些洁粉梅片,飘出清幽的香气,甜而不腻,含在嘴里感受其慢慢消融的过程,让味蕾绽放。竹苑里老妈子剥着春笋,试想着去年那次制作完美的火腿鲜笋汤,也是从这一个个春天冒出的小脑袋开始的。

因为是春天,难免会想到女儿们如花的名字。“四春”尚且不用细数,便能轻松品出其中春之感。香菱也跳过不提,一个“香”字便尽数倒出其中意蕴。“袭人”二字我想是最巧妙不过的了,在眼前竟出现了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感。一股香气扑面而来。鸳鸯雪雁有异曲同工之妙,春江水暖,鱼儿畅游湖中,引来一群鸳鸯于湖面嬉戏觅食,如此优雅闲适,不禁生出只羡鸳鸯不羡仙之感。春来冬去,积雪消融,大地回暖,雁儿们又开始一次长途旅行,飞向南方。

而我,处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感受梦中的红楼,感受春的幽香。

红花怎愿赏孤芳,楼间有女凭栏望。

梦里曾见雁归来,香妆销魂为君待。

唯美的黛玉

林哲

一位德高望重的红学专家在某高校开《红楼梦》专题讲座之前,问了在场男观众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从黛钗二人中选一位作妻子,你会选谁?”结果绝大多数男同胞选了宝钗,而黛玉只得了屈指可数的几票。这似乎并不出乎意料。大凡喜欢《红楼梦》的人,都不太喜欢那个多愁善感、心胸狭隘、娇柔体弱的林妹妹,而更青睐才貌双全、活泼开朗、八面玲珑的薛宝钗。在讲座中,这位专家也坦言,他自己也会选择宝钗,言罢,他又意味深长地补充道:“但是,黛玉在我心中永远是唯美的。”

是的,黛玉是唯美的,虽然她整日哭哭啼啼,但瑕不掩瑜。我心中的黛玉也是唯美的。她才华横溢而不落俗套,如同凡尘之外桃花源里的仙女。不错的,“天仙似的妹妹”,或许她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仙女,受不得一点世俗尘埃的沾染。

      “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问菊》中的佳句不仅让我看见了菊花凌寒绽放的高傲风骨,更将一位弱女子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洁表现得淋漓尽致。“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咏白海棠》中的妙语恰是黛玉身处寂寞而不愿沦为俗套的体现。如此一位才女佳人,琴棋书画无不通晓,令人折服,然而在强大的封建势力下,这样一位“奇女子”难逃被冷落、被排挤的遭遇,因此她的诗作如同她本身一般唯美,最为情真意切,最为纯净,没有一丝娇柔做作的痕迹。

        诚然,黛玉爱哭,为自己的悲惨身世而哭,为自己夙愿的凄凉破灭而哭,因为她与宝玉的爱情在世俗看来如同“水中月”、“镜中花”,美丽动人却虚幻缥缈。“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很多人认为那如潮如浪的泪水是黛玉敏感脆弱的象征,但,黛玉只是一个早年丧母、寄人篱下的弱女子,她自身微薄的力量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过封建阶级的,所以她只能“弱抵抗”,用眼泪来发泄。不同于宝钗自我要求处处合乎封建淑女的规范,黛玉自知力量不足却还要竭尽全力反抗封建贵族阶级。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黛玉十分欣赏当时的“禁书”《西厢记》,她将《西厢记》视为珍宝,与宝玉共读共赏,心里还默默记诵。这点点滴滴,不正说明黛玉那娇柔的外表下,还有一颗无比坚强的心么?

        黛玉似乎天生就是个悲情人物,她那短暂的一生几乎在极度的抑郁与痛苦中度过。“彩线难收面上珠,湘江泪迹已模糊”,流尽辛酸泪,她饮恨辞世,也永远地告别了痛苦。在那个特定的年代里,唯美的结局注定是悲剧。《红楼梦》中的悲剧太多了,在百花斗妍的大观园里,有妩媚动人的宝钗,有乐观开朗的湘云,有文采精华的“三姐妹”,她们都有着悲剧的结局,但全书却唯有黛玉的悲剧牵人衷肠,最是令人唏嘘。悲剧本身就是一种美,真正的悲剧向来都是动人心魄的,悲剧是将美毁灭给人看,越是美得有价值的人生被毁灭,其悲剧就越壮美,越深刻,越动人。

        杜甫曾用“造化钟神秀”来形容泰山在他心中引起的惊奇,而曹雪芹这个“造物主”,则将“精华灵秀”钟于黛玉。“玉带林中挂”,他将唯美的形象赋予了这个“天仙似的妹妹”,用她悲惨的一生抨击了黑暗的现实。华夏文学史上,还没有哪一位女子的文学形象能像黛玉这样动人心魄!黛玉是唯美的,她冰清玉洁犹如一株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白莲,她与世俗社会格格不入,所以也不大可能成为世俗眼中的“贤妻良母”,因为黛玉是唯美的,黛玉就是黛玉。

我与《红楼梦》(组诗)

陈宗华

 

初遇《红楼梦》

 

缘于一场少年的梦

想自己就是那方顽石

经历江水的凿砺

便会天成一幅自然的景致

 

用半个月不吃肉

省下的菜票:六元五毛

换取曹雪芹的一生

不足以填平成长的坎坷

 

我知道入住不了大观园

只能当一个看客

面见不平无力拔刀相助

便加重了诵读的语气

 

凄宛的词,有

花作肥泥泪作雨

秋池涨满“西厢”

转瞬又是雪地燃梅

 

狠心的那厮

其实一直蒙在鼓里

高鄂生生地折断了爱情的翅膀

织造的浮华岂止是一场文字布的局

 

我很在意布局的结构

在不同的人

有着不同的出路

梦亦如此,不以沧桑赎甘醇

 

伴我走过二十年

 

伴我走过二十年

足让一个婴孩

与我并肩起来

你已残缺了封面

并卷损了页角

 

从校园走向南方

从工地再进到厂房

你都不曾离开过枕边

情节助推波澜

总是赶走空虚的夜晚

 

时常趋我入梦

游历墨香的庭园

兴衰无常

最是情意缠绵

我愿是块玉沐浴悲咽的眼泪

 

不屑于现世的考证

无需上升到一个学说

红楼适合漂泊者栖居

岁月的积累,超不过千页纸厚

 

曹雪芹生前穷倒自己死后渐富了谁

高鄂再续一段不了情

功过是非谁敢字正腔圆?

爱不择手,一不小心我便迈入了不惑之年

 

萧湘馆

 

月很高

群山很矮

黛玉隆起红楼的起伏

只是一捧葬花泥

 

流水,竹影

偶尔几声杜鹃吟诗

春将去矣

 

简洁的几颗星星

守望群山一尾木鱼

月亮很高

古寺很小

葬情•梦红楼

钱秋萍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宝玉无暇。消瘦的黛玉在树影之间,轻轻洒落着初春的花瓣,红装华服的宝哥哥,翻阅着书卷。

        这是初看红楼的印象,最爱此段葬花情节,也是我红楼梦境之中的一曲动人心弦的情结。

     儿时,没有拿着那本厚重的红楼去翻看,只是在电视里面,看着演绎着的故事,大观园里的贾府。

        年幼时,喜欢每天守在电视机旁边,看不清那些高宅深院的所谓的争斗,只是林姑娘哭的时候,也跟着哭,他们笑的时候,也跟着傻傻的笑。

        等到长大了之后,才明白,那时候的感觉是浅显,却直白,认为开心就笑,认为不开心就哭。

        大了些,开始翻看红楼梦,一卷书爱不释手,在阳光洒落的柳树下,学着林妹妹的样子,一卷一卷看,一味一味地品,这好像不算是一个故事,而是我心里一直的梦,在文字之间寻找着属于这个梦境的相似。

        才觉得,原来书亦是梦,梦亦是书。

        分不清楚,到底是不是自己已经入梦了,难以走出这个梦境,一度,怀揣着一颗黛玉的心,背着忧伤的唐诗宋词,怅然若失地在家中院子里面葬花。

        可我不是黛玉,始终都明不了,黛玉葬花时候的心境,这是母亲对我的举动告知我的话语。是啊,我演的再想,我都不是她,我做不了她当时心境下所做的事情。

         红楼虽不是历史,却在我的历史岁月里面,碾过,留下串串的痕迹,年少的时候,仰望红楼,仿过黛玉,亦学过金陵十二钗,那美丽的十三个女子,却都没有一个好的结局,那段阴郁的时间,我恨曹先生,为什么不让她们,那些个,优秀的姑娘们,有一个完美的归宿。

        可叹,这才是真实,这才是残酷现实下大家庭的生存状况。

        藏心,葬情。

       年少如梦过去,等到了二十年华,从懵懂到了成熟,又打开了这本已经泛黄的书卷,残留着儿时,年少留下的痕迹。

        再次读红楼的时候,又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中,这时候的我,不再落泪了,不再是皮毛学着,这是自己长大了么?

        也许吧,我告知自己,那是长大了,那是一种艺术,与现实是相隔甚远,我就是一个读书人,读着属于别人的故事。

        以前总希望自己能成为其中一人,无论是林妹妹或者是宝姐姐,其实他们都是梦中的一个影响,我们不必去学着做谁,而是骨子里躺着怎么样的个性。

        从五岁开始懵懂看红楼,十五岁学着品红楼,二十五岁也只体味红楼的一点皮毛,可叹曹先生之笔,串联了属于我的成长之路。

        梦,还未苏醒,我不愿意去醒来,有一种情,仙葩宝玉情节。梦红楼,红楼梦。

        到了我三十岁,四十岁,或者更久更久,我继续会拿着这本红楼,继续品,这是一杯难以捉摸的茶,在每个时间,每个状态品味,都会有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葬情,我的红楼梦。